【穿越历史的感动】钳工建起党支部 领导工人争“花红”

故事主人公:欧阳强,字效暖。广东省中山县杭边麻子村人。辽宁省第一个基层党支部沟帮子支部书记,后任营口特支书记、中共满洲省委委员等职。

1923年初,一名钳工通过朋友介绍到了北宁路锦州机务段机器房。由于他的钳工技术好,又肯帮助工友,很快便成为工友们的知心朋友。几个月后,他在这里领导了锦州地区早期铁路工人的斗争,并成立了辽宁地区最早的党组织。

这名钳工叫欧阳强,当年29岁的他,年龄不大,但资历却很不简单。

1913年,19岁的欧阳强从家乡广东来到唐山机车车辆厂当上了一名学徒工,在同乡邓培的影响下,他接受了反专制、要民主的革命思想。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北洋军阀段祺瑞政府在美、日两国怂恿下参加了协约国,并于1917年对德宣战,派出一批华工赴欧洲参战。欧阳强随这批华工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在战争中,他到过俄国、法国、英国,并获得两枚奖章。欧战的经历使他有机会了解欧洲各国工人运动情况和俄国十月革命,回国后开始矢志于工人运动。

1920年初,欧阳强回到唐山机车车辆厂继续做工,他热情地向周围工友讲述各国工人斗争和社会主义革命情况。1923年1月,经邓培等人介绍,欧阳强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他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党的事业上。这一年“二七”惨案发生后,全国工人斗争转入低潮。为了保存力量,中共唐山地委利用各种关系派一批共产党人到北宁路关外段开辟工作。欧阳强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派到关外锦州、沟帮子一带开展革命活动。

为了更广泛地开展革命工作,欧阳强除了在锦州机务段活动外,还利用业务之便来往于锦州、沟帮子、营口之间秘密活动。沟帮子火车站是北宁路关外段的一个枢纽站,在欧阳强之前,已有共产党人冯昌等在沟帮子活动。欧阳强与他们取得了联系,在工人中进行革命宣传,提高工人的思想觉悟,秘密酝酿筹建工会组织。1923年三四月间,首先在沟帮子建立了铁路工会小组,8月间建立了京奉铁路总工会沟帮子分会,冯昌任工会书记,李加晓为总代表,发展会员达八十多人。

1923年下半年,欧阳强正式到沟帮子铁路机务段建立了北宁路沟帮子站党小组,组长为欧阳强,党员共7人。此后经欧阳强串联活动,1924年在沟帮子党小组的基础上建立了中共沟帮子铁路支部,欧阳强任书记,组织委员李华灿,宣传委员林立,这是辽宁省境内最早建立的中共基层组织,后来党员发展到10人。沟帮子铁路支部活动范围包括北宁路沟帮子站和营沟路的营口车站。

1929年末至1930年初,欧阳强领导了一场工人争“花红”的斗争。

“花红”,就是现在所说的“年终奖”。当时的铁路当局规定:除了在年终给工人发“花红”外,凡是年营业额收入在160万元以上的,年终给职工发双倍“花红”(即加开两个月工资)。可是1929年底,铁路当局决定对北宁路关外各站停止发放年终“花红”,连12月份的工资也不按时发给。铁路工人辛苦一年,眼巴巴指望分得几个“花红”却落空了,工人们愤怒了。

中共满洲省委得知这一情况后,认为这是发动工人进行斗争的大好时机,省委书记刘少奇亲自派杨一辰、张聿修、陈同和、刘子奇到大虎山、沟帮子、彰武、营口、锦州等地,深入到工人中进行调查,了解工人的疾苦和斗争情绪。刘少奇对党在领导这场斗争的策略、方法上作了指示。杨一辰根据刘少奇的指示,最后确定以沟帮子为中心搞好各站、段的统一行动。杨一辰到沟帮子后,便住在欧阳强家里,向他详细传达了省委书记刘少奇关于开展争取“花红”斗争的指示。

欧阳强根据省委的指示,召开支部会议,研究斗争方案。根据党支部的部署,党员、工人骨干分头进行活动。白天,他们躲过工头的监视,互通信息;晚上,贴标语、撒传单,对工人进行宣传教育。后来,欧阳强还亲自到营口、大虎山、彰武、锦州等地进行串联,采取联合行动。几天时间,就将北宁路关外段的铁路工人组织起来了,并在大虎山召开了有三十多人参加的争取“花红”的代表会议。

在会上,欧阳强激愤地说:“我们工人生活太苦了,没有煤烧,钱也不够花,加班加点也不给多开工资,路局又拖欠了我们几年的‘花红’,我们要向铁路局进行斗争!”他的话音刚落,马上赢得了代表们的赞同,代表们决心把争“花红”斗争进行到底。就这样,经过充分酝酿和准备,一场铁路工人争“花红”的斗争,终于在北宁路关外各站爆发了。

1930年1月初的一天,就要过春节了,寒风吹得人刺骨的痛,在欧阳强的率领下,沟帮子一百多名铁路工人早早来到集合地点,敲着水桶,高喊着:“缩短工作时间!”“补发‘花红’!”等口号,把铁路“工事房”团团围住,要求段长出来解决问题。

段长郭忠汉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惊呆了,缩在屋里不敢露面。工人们继续高喊:“郭忠汉!你再不出来,就砸段长室!”

郭忠汉战战兢兢从屋里出来了,他假惺惺地说:“大家有话好好说,有什么事情慢慢来,你们先派几个代表,我们一起商量嘛!”欧阳强立即回答道:“我们没有代表,大家都是因为生活所迫,要求补发‘花红’”。

“对!有话就在这里说,我们没有代表!”众人一致喊到。郭忠汉见此计不成,又生一计说:“这件事我做不了主,等我上报路局以后答复你们。”工人们已看透郭忠汉是企图来个金蝉脱壳,过后再报复,当即要求他马上就同路局联络,立刻解决问题。

电灯房工会小组组长何子英把电闸拉下来,警告郭忠汉,不答应要求决不恢复供电。

机务段的工人说:“不发‘花红’,别想开走火车头!”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群情激昂,热血沸腾,早已忘记了寒冷。敲桶声和着口号声在沟帮子车站上空回荡着。

郭忠汉深知事态如果发展下去,造成的损失将越来越大,只好硬着头皮向路局催促。铁路当局被迫答应了工人提出的条件,至此,沟帮子铁路工人争“花红”斗争取得了完全胜利。

通过争“花红”斗争,党组织扩大了影响,吸收了一批先进分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同时,共青团和工会组织也有了较大发展,沟帮子铁路工人的斗争力量日益壮大起来。

争“花红”斗争胜利后不久,中共满洲省委派欧阳强到营口机务段工作,担任中共营口特支书记。营口特支在他的领导下,不断领导工人进行斗争,并取得胜利。

责任编辑:马服舒

鞍山日报社 客服电话:0412-2224402 Email:qhw0412@163.com 网络举报电话:0412-222440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112018000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辽B2-20150311. 网站备案号:辽B2-20150311-1

鞍山新闻网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9 www.qianhuaweb.com. 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